我站的CP全世界第一甜,不接受任何反驳!

【K莫/香芋】夫妻共同财产(短,一发完)

  ※  时间线:已走后门,已同居。

  ※  感情线:老夫老妻模式中。

  ※  OOC属于我,比哈特,食用愉快~

--------------------------------------------

  【K莫】

  郝眉坐在电脑前心不在焉的敲着代码,微微皱起的眉头被没有涂抹发胶的刘海遮住了一部分,放在键盘上的双手敲几行就要停下来看看旁边办公桌上正专心工作的男人。


  男人一袭黑衣,面无表情的俊脸一如他们刚在一起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运指如飞,不停地敲击着。都说男人认真地样子最迷人,跟男人在一起的这几年郝眉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即使他现在依旧在为某件事情疑惑和苦恼,但是仍不妨碍他被自家男人认真地模样撩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大概是这几年日子过得太幸福,郝眉怕两人的感情在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中消磨掉,因此时不时的就想找点刺激来增进彼此的感情,说得通俗点就是没事就日常作死。


  虽然这念头是郝眉单方面想出来的,不过KO也乐的惯着,毕竟每次郝眉作死的结果,都会换来他的一顿“饱餐”,对KO而言这样没什么不好,反而有时候真的会多几分情趣。


  使郝眉困惑的事情源于KO的奇怪行为,他也是最近这一年才注意到,每个月月底前一周左右,KO下班去菜市场和超市采购的时候总不要他跟着,明明平时俩人都一起下班一起逛街买东西然后一起回家的,但是唯有月底的时候,总会有一天KO会以各种理由甩开自己独自出门采购。


  郝眉当然没有怀疑KO出轨,KO看他的眼神几年如一日的炙热,那毫不掩藏的深情是骗不了人的,只不过他比较好奇就是了,彼此坦诚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要KO背着他去做。


  又到了月底,KO像往常一样想办法把郝眉哄回家而一个人去采购。郝眉一路悄悄跟着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除了中途找了个24小时ATM存取款机,不知是取钱还是存钱稍微耽搁了一会,其余时间KO都在买菜逛超市,然后就回家了。


  吃完晚饭,心里藏不住事的郝眉拦住了准备刷碗的KO,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大有好好谈谈的意思,KO虽然疑惑却也随了他。


  郝眉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他问道:“KO,你下班之后都去哪儿了?”


  KO想了想,淡淡的说道:“买菜,逛超市,存钱。”


  郝眉疑惑的挠挠头,存钱?工资不是都在我的卡上吗,存的哪门子的钱?不对,KO哪儿来的钱?


  “工资不是都在我的卡上吗?”郝眉打开放在茶几上的钱包看了看,卡在里面没错,“你去存的什么钱?不对,应该说你哪来的钱,又存到哪了?”


  KO的脸上仍是淡淡的没有表情,也没有被拆穿的慌乱,只是却抿着嘴不肯说。


  郝眉转了转眼睛,突然搂住KO的脖子坐到他的腿上,然后低头下头凑到他的耳边,带着说不出的撒娇和失落说道:“是……不能告诉我的事吗?”


  KO叹了口气,顺手搂住了郝眉的腰轻轻摩擦,郝眉腰一软,干脆整个人趴进了男人的怀里。


  “接了私活,为了夫妻共同财产。”KO轻声说道。


  “嗯?房产证上不是写着我们俩的名字吗?”郝眉撑起身子看了看认真解释地男人,疑惑的问道,“而且,说好的贷款给你六十年的啊~”


  KO没有吭声,只是认真又深情的看着他的眼睛。


  郝眉只觉得这样的KO让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他突然明白了男人没有说出口的话,心底一笑,状似凶狠的吻住男人的唇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情,却被男人紧紧抱住给了他一个缠绵而漫长的深吻。


  许久之后,郝眉红着脸推开男人,气喘吁吁地问道:“存了多少了,够不够给我换辆车?”


  KO点点头。


  “那明天我们去4S店看看吧。”

  “嗯。”

  “以后存钱要带我一起。”

  “嗯。”



  「不吃香芋的小伙伴到此处就好,下面没有K莫内容」



  【香芋】

  于半珊认真地看着手里的策划案,只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已经停在这一页很久了。


  让他走神的原因是甄少祥最近异常的行为。两人在一起这三年多来,只要对方有时间就会粘着他一起吃饭,下班还会提前来接他回家,除了应酬和出差之外,几乎风雨无阻。


  然而最近这两个星期,甄少祥来陪他吃饭、接他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了,甚至昨天一整天于半珊都没见到他的人。


  难道是出去鬼混了?于半珊摇摇头,在心里否决了这个念头。虽然甄少祥曾经是花花大少,不过对于感情他是绝对忠诚的,如果真的喜欢上别人,甄少祥应该会跟他说清楚而不是骗他。


  工作忙,去应酬了?也不是,他私下问过甄少祥的秘书,最近甄少祥并没有参加酒会也没有谈新的合作。


  低头看了看完全没进展的策划案,于半珊合上文件出了门。既然没心思工作,还不如去真亿直接找甄少祥问清楚,也省的自己总惦记。


  到了真亿科技,于半珊径直走向甄少祥的办公室。托甄少祥的福,全真亿上下没有谁不认识他这位“总经理夫人”,虽然当年为了这件事于半珊没少怼他,然而还是制止不了流言传播的速度,最后也就无奈放任了。


  走到甄少祥办公室的门口,他还没来得及推门就听到里面男女声交谈的声音。


  “我和他这么多年的恋爱之路,终于要走到头了。”于半珊心里咯噔一下,这声音他太熟悉了,三年来几乎每天都会听到,是甄少祥。


  “表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表嫂?”温柔的女声是甄少祥的表妹,曾经庆大的校花——孟逸然。


  “等下周给他过完生日吧。”


  于半珊没有再往下听,而是转身离开了真亿。此刻他的大脑嗡嗡作响,甄少祥说他们的感情走到了头,还说要给他过完生日告诉他。


  告诉他什么?分手吗?于半珊露出一抹酸涩的苦笑,怪不得这几天总是见不到人,是因为怕忍不住提前告诉自己要分手所以减少彼此见面的机会?于半珊怎么都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导致他们走到了这一步。


  强忍着心里的难过度过了漫长的一周,于半珊的生日也如期而至。


  这天晚上,于半珊提前下班回了家,因为下班前甄少祥打电话说会在家里等他。


  要摊牌了吧,于半珊想。他并不想跟甄少祥一起过这个生日,否则今后一个人回想起这天,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有心情面对接下来几十年的这一天。


  沉着脸走进家门,餐桌上摆着甄少祥准备好的烛光晚餐,而通知于半珊回家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一旁温柔的看着他。


  沉浸在某些念头中的甄少祥没有注意到于半珊阴沉的脸色,几步走到他跟前轻轻抱住他,在他耳边说道:“半珊,生日快乐。”


  于半珊没有回应,闭上眼睛把想要夺眶而出的液体强忍回去,略带颤抖的说道:“我们分手吧。”


  嘴上还挂着微笑的男人直接僵在了原地,双手扶住于半珊的肩膀把他从怀里稍微推开了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半珊,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甄少祥心里一急,伸手捧住于半珊的脸,想要他看着自己,却被于半珊挣扎着推开了。


  “难道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于半珊低着头,自顾自的说道,“说要过完生日告诉我的,难道不就是这件事吗?不必非要等到生日过去,直接说也可以!”


  甄少祥想了想,然后低下头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于半珊终于抬起了头,通红的眼睛盯着笑的停不下来的男人,终于炸了毛。


  上前用力把红着眼睛的爱人搂进怀里,甄少祥觉得好笑又心疼。


  “我怎么可能跟你分手啊半珊,我那么辛苦才把你骗到手。”

  “那天秘书告诉我你来过公司了,我却没看到你的人,原来是因为听到这些所以离开了?”

  “我要告诉你的,不是分手,而是……”


  松开于半珊,甄少祥单膝跪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一脸认真又深情的看着他说道:“半珊,你愿不愿意和我结束恋爱关系,在房产证上加上我的名字,就像KO和郝眉一样,让我做你的男人,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求……求婚?于半珊愣愣的看着一脸温柔的男人,脑袋有些转不过弯,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是自己误会了之后,恼羞成怒的吼道:“我拒绝!甄少祥你这个话都说不明白的大混蛋,今晚睡沙发!”


  然后气势汹汹的绕过跪在地上的甄少祥回了卧室,砰的一下关上了卧室门。


  甄少祥无奈一笑,心想是你没听完所有对话啊。


  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看着紧闭的卧室门,甄少祥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轻声说道:“口是心非,半珊,你没锁门啊~”

--------------------------------------------

  前一个脑洞忘了怎么来的,后一个脑洞来源于柯南 23333333

评论(33)
热度(205)

© Sabrina丶雪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