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的CP全世界第一甜,不接受任何反驳!

【香芋】以睡定情(六)

  ※  私设于半珊为酒店老板,甄少祥是送上门的冤大头合作伙伴。

  ※  此文为【K莫篇—以身试菜】姊妹文,时间线比K莫相识早一些。

  ※  OOC属于我,比哈特,食用愉快~

  ※  前文索引: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甄少祥?你在这做什么?”只用毛巾围住下半身的于半珊皱眉看着本应睡在床上的男人,声音里带着些许不悦,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心想该不会刚才他一直在门口偷窥吧?


  然而甄少祥并没有回答。事实上从于半珊打开门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大脑就处于放空状态,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满心满眼都是面前赤|裸着上身,身体还带着水珠和湿气的于半珊。


  由于刚刚洗完澡,被浴室的高温所熏染,于半珊的脸颊浮着一片平日少见的红霞,沾着湿气的凤眼微勾,打眼看去竟含着一丝说不出的媚意,头发湿哒哒的还往下滴着水珠,水珠滴落在精致的锁骨顺势而下流到健瘦的胸膛,然后顺着腹肌流进毛巾里……


  “甄少祥?”看着呆愣住的男人,于半珊举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喂,傻站着干什么?难道喝酒喝傻了?”


  看着在眼前挥动着的根骨分明的手,终于反应过来的甄少祥急忙伸手捂住额头遮住眼睛做头痛状,事实上他只是在思考应该怎么做才不会被打出去。最后他灵机一动,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半珊,我……好难受,要, 要吐。”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捂住嘴。


  “喂喂喂,不许吐到地板上,去里面吐到马桶里。”于半珊一听,赶忙侧过身让甄少祥进去。甄少祥目不斜视的与于半珊擦肩而过,为了不被怀疑还假装走不稳路的样子进了浴室门,然而浴室地板上的瓷砖却因为沾了水的关系变得无比湿滑,他一不留神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嘶,好痛……”下意识的伸手捂住摔痛的膝盖,这一摔别说他没醉,就是醉了也得摔醒了。


  “甄!少!祥!”没等他在疼痛中反应过来,背后于半珊满含怒气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被点名的甄少祥下意识的回过头,饱满圆润裸|露在外的屁股就映入他的眼中。他惊讶的睁大眼睛,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疼痛,随后鼻腔一热,脑袋也开始变得不太清醒,他想大概自己真的是醉了,不然怎么会看到半珊的屁股?


  此时的于半珊真正的一丝不挂 ,因为某个白痴在摔倒前下意识的向旁边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好巧不巧的扯掉了他唯一的遮挡物——毛巾。于半珊气得浑身发颤,也没去管趴在地上显然摔得不轻的甄少祥,砰地一声就把浴室门狠狠的关上了,嘴里还恶狠狠的威胁。


  “给我老实在浴室呆着,敢出来劳资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甄少祥看了看自己完全被某物撑起的裤裆,又轻揉着摔痛的膝盖,不由得苦笑一声: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既然于半珊不让他出去,他只好撑起身子在浴室的地板上坐下,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膝盖,虽然手下动作没停,但是心思却完全没在这儿。他不停回味着刚刚那惊鸿一瞥的景色,原本因疼痛稍微平息下去的硕大又有些蠢蠢欲动。


  怒气冲冲离开浴室的于半珊换好衣服就躺进了被窝,红到耳根的脸完全被拉到身上的被子遮住了,一想到刚刚自己在甄少祥面前一丝不挂的模样,他就羞得想挖了对方的眼睛。


  不知道躺了多久,于半珊忽然想到:大家都是男人,被看了又不会少块肉,他干嘛这么在意?

--------------------------------------------

  下章高能预警:甄少爷的屁股目测要遭殃,字面上的意思,跟反攻没关系。

  狗血吗?不狗血我拿什么借口开车2333333

评论(26)
热度(57)

© Sabrina丶雪絮 | Powered by LOFTER